登录 注册 

欢迎光临维宠宠物导航网!

维宠宠物导航网

153-2012-0258

Industry
产业+

管理 您的位置:首页 > 产业+ > 管理

稻盛和夫创立的京瓷60年从未亏损,对中国企业有什么启示?

2022-06-22 27 返回列表
一场持续三年的疫情改变了世界格局,俄乌战争又让能源价格飞涨,美联储开启28年来最大幅度的加息,全球性的货币宽松进入收缩周期……

经济压力大,同时又伴随通货膨胀,纷纷扰扰中,教科书上定义的“滞胀”在现实中上演。


稻盛和夫说:“经济繁荣时企业只是一味地成长,就像竹子没有长出‘节’,是脆弱的。企业克服萧条,可以长出许多‘节’,这种‘节’不仅支撑企业再次成长,还可以使企业强大而坚韧。”


在2022年,重读稻盛和夫竟是如此温暖,如同人在雪中森林,突然走进了林中小屋,屋里有一堂炉火正在旺盛燃烧,它让人平静,这样的平静不仅可以消弥焦虑,还可以让人明白如何走出寒冬。


作 者:柳冰
来 源:正和岛(ID:zhenghedao)

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,可以让人慢下来,慢到让阅读不再只是阅读,而是心灵的触及与体悟。

每一次经济危机之后,稻盛和夫于1959年创立的京瓷,其规模都会上一个台阶。因为在萧条之中,作为一家生产半导体精密陶瓷零部件的公司,京瓷都会大举逆势投资,2021年4月至2022年3月,其设备投资额又高达1700亿日元,创造其成立以来的新纪录。

“将萧条视为成长的机会”,一个企业要做到这一点,需要胆魄,更需要实力。实力累积的底座是 “长期主义”的价值观。

有一家中国企业,它不显山不露水,它追求永续经营,当无数声名在外的同行已经消失在时代的长河之中时,它依然在以“慢就是快”的姿态,一步一步地走着。大道归一,它在商业伦理和经营逻辑上与京瓷的暗合,也许才是一个企业是否能够长期活下去的微妙之处。


01

作为人,何谓正确


稻盛和夫经营哲学融合了日本的国民精神、佛学、儒学,其一大特点是将企业经营与一个人的人生目的、工作的意义形成“三位一体”的统一。

稻盛和夫哲学的基础是人心。他认为人生的目的就是“提升心性,磨炼人性”,而工作是最好的磨炼场所,做人的最基本的价值观、伦理观适用于企业经营。


把作为人应该做的正确的事,以正确的方式贯彻到底,是稻盛和夫哲学的核心和原点:
“我很苦恼,左思右想,得出了一个‘原理原则’,用极其单纯的一句话表达就是‘作为人,何谓正确?’,用它作为判断的标准,依照这一基准,适用于企业经营,适用于日常工作,适用于人生的各个方面,将正确的事情以正确的方式贯彻到底。”


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?”,在商业伦理层面,稻盛哲学与vivo的本分平常心企业文化是高度共鸣的。vivo在1995年东莞长安镇起步时,其创业团队也都是大学刚刚毕业的青年,十几个人的团队,发展到今天的智能化无人工厂,年销售过亿台智能手机,2021年中国市场份额第一,全球4亿用户。在竞争激烈、充满变革的手机行业,一时多少豪杰,如今都已“大江东去”。vivo为什么,凭什么活下来?当我们将vivo与京瓷做一个粗浅的对比时,虽然无法求全,但至少可以发现一个最重要的理由。

从创立之初,vivo就把“本分平常心”作为核心价值观。什么是本分平常心呢?“本分就是做正确的事,把事做正确”。京瓷和vivo价值观的核心都是做正确的事。

“本分”在vivo的价值观中,有广泛的含义,其内涵远远超越诚信。在行为准则层面,“本分”类似英文的integrity,integrity被翻译成中文时常被译为“诚信和正直”。

Integrity的本意是完整,比如国家的领土完整就是用这个词。在英文词典中,integrity是“the quality of being honest and having strong moral principles”,显然,诚信对前半段解释是准确的,但是用正直一个词,来对译“having strong moral principles”(强烈的道德原则)就不是那么准确了。

Integrity在英文中表达一个人的品质时,是其基本释意“完整”的延伸,一个人有“strong moral principles”,是指他在道德上更完整、完美、没有缺陷,与儒家所说的君子德行颇为接近。

稻盛哲学与本分有着共同的伦理观和道德观,都是追求发源于儒家学说的仁义礼智信。vivo的经营逻辑,也是把企业看成一个人,来理解和阐述企业的愿景和使命。

一个企业的更健康、更长久是建立在干掉同行的基础之上,还是建立在为用户提供极致产品的基础之上?以君子之为,答案是显而易见的。然而,“做正确的事”,是最简单的道理,也是最难做到的事。中国的彩电行业,就曾因为价格战陷入全行业的亏损,率先发起价格战的知名家电企业,如今已日渐式微,几乎退出江湖。

合理利润率是一种“抵抗力”,使企业在萧条的形势中照样能站稳脚跟,企业即使减少了销售额,也不至于陷入亏损,这是京瓷数次度过危机的大前提,也是vivo坚决反对走“性价比”路线,反对打价格战的原因。价格战让利润薄得像一件小背心,寒冬来临,如何自保?

价格战违背了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”,但价格战不会消失,因为回到本质很难,认知到本质又能知行合一更难。

02

回到本质

如何才能保证企业在经营过程中“做正确的事”的呢?

vivo的方法论是回归事物本原思考,稻盛和夫提出要回到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”的起点,两者都追求返璞归真的极简思维方式。


vivo创始人、总裁兼CEO沈炜在一次面对经销商的交流中说:

“一般人看问题,总是容易看到事物的表象,只看到事物很浅的第一层、第二层,如果我们每次思考问题、看一件事情,能够永远看得比别人更加深刻,别人只看到第一层、第二层,我们能看到第三层、第四层、第五层,我们当然能够抓住事物的客观规律、抓住事物的本质,做正确事情的概率就比别人高得多。” 


这种抽丝剥茧的思维方式,正是稻盛和夫所说:“真理之布由一根根纱线织成。因此,把事情看得越单纯,就越接近真实,也就是越接近真理。抓住复杂现象背后单纯的本质,这种思考方式极其重要。”

“明镜亦非台,何处染尘埃”,回归不到事物的本质,最大的障碍是“心障”,外界的压力、痛苦、诱惑,就像尘埃一样,蒙蔽了心灵,因而达不到本质。

只有回归本质后,才可能做正确的事,且只有在平常心的状态下进行思考,才可能层层递进,才可能回归本质。平常心到底是什么?vivo的解释是,“凡事回归事物的本原,排除压力、痛苦、诱惑等一切干扰,尤其是要在付出代价的时候。”

vivo将本分平常心看成一个整体,所以,沈炜认为“本分就是平常心,平常心就是本分”。

在稻盛和夫迷惘时,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”,也就是一个人的本分,让他回归平常心。在日本地产泡沫时期,日本的企业甚至个人都疯狂进行地皮炒卖。而此时,京瓷通过多年辛苦积累,已拥有巨额现金存款。

许多人劝稻盛和夫投资不动产,但稻盛和夫均不为所动:“只把土地从左手转到右手就能赚大钱,天下没有那样的好事。就算来钱,也是不义之财,来得容易去得快。在巨额暴利的引诱面前,我能告诫自己‘不起贪念’。我内心从未有过丝毫的动摇。”

在vivo的发展过程中,也同样有类似的诱惑、压力、痛苦。vivo在进入手机行业初期,正是山寨机充斥市场之时,山寨机价格低廉,对vivo的一线销售形成巨大的压力,但vivo不仅没有走低价的道路,反而全面向诺基亚学习,升级制造工厂,供应链管理,早期的第一批中国手机品牌,因为品质管理的缺失,随着山寨机一起退出舞台。

而vivo靠着一线导购用手机投篮来证明质量的方式,在中国手机行业的第一轮淘汰赛中成功升级。

京瓷拒绝炒地皮的诱惑,vivo抵抗市场压力以用户为原点的品质战略,都是 “保持本常心,回归事物本原思考”的标准案例。

如何才能去除“心障”,回归到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”,回归到平常心呢?在沈炜看来必须要做到“明辨是非对错而无利益导向的坚守”。“无利益导向的坚守”贯穿于二十多年来vivo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,沈炜曾讲过一个“为客户的货款付利息”的一件小事:

“上世纪90年代,我们还没有代理制,客户拿一百万跑过来说要买我们的产品,但是缺货。客户说一百万先放你们公司,我一个月后再来。一个月后还是没货,我们的财务把这一百万还给他,会加上一个月的利息。一般的企业可能会觉得奇怪,为什么要给利息呢?”


“明辨是非对错而无利益导向的坚守”,这句话不易理解,甚至有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之感。因为它是在法律、制度、合同、行规、承诺之外,在是非对错没有明确“分界线”的情况下,处理商业伦理的原则。

vivo对商业伦理的追求,是回归事物的本质后的“明辨是非对错”。客户主动放在公司的货款,如果按法律,并不算借,返还时自然不必给利息。但本质上,客户的货款被vivo占用了一个月,所以要给利息。

“是非”的明辨,是对企业经营者内心的约束,是企业经营者抛却私心杂念,在商业伦理层面的高度“自觉”。正如稻盛和夫所说:“作为人,何谓正确,是即使蒙受损失也必须遵循的哲学,明知吃苦也甘愿承受的觉悟——自己心中有没有这种哲学和觉悟,这就是事业成功与否、人生幸福与否的分水岭。”

03

修行与悟

本分平常心与稻盛经营哲学,都提出要不断修炼,才可能节制人性的弱点,从而有洞悉本质的智慧。

沈炜说,经过20多年的修炼,vivo本分平常心的企业文化以及延伸出来的行为准则,能够保证vivo在经营的长路上少犯很多错误。

在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中,要遵循天道,做到敬天爱人,需要通过“磨炼灵魂的砂纸,在磨炼中提升心性”来实现,在经营中要克制人性的本能。

稻盛哲学与vivo的本分平常心,都适用于企业的每一位成员,都强调修行与体悟。不同的是,vivo的本分平常心,对如何才能达到平常心的状态,更多强调的是个人的自驱力,以及对本质的“悟”。而稻盛和夫结合佛学与石门心学,以及日本的国民精神提出了系统的方法论。

如何提升“心性”呢?要居深山、击瀑布,进行特殊的专门修炼吗?稻盛和夫认为大可不必,因为 “工作即道场”:
“一般认为,劳动的目的是获取报酬,劳动不过是谋生的手段,抱这种人生观的人把劳动视为不得不干的苦差事。然而劳动具有克制欲望、磨炼心志、塑造人格的功效。全神贯注于一事一业,拼命努力,持之以恒,精益求精,达到‘极度认真’的程度,一个平凡的人就能脱胎换骨,变成一个非凡的人物。”


日本产品设计的极简风格,精益求精的制造工艺,企业管理的理念与制度,都发源于宗教思想,日本的种种文化现象,都具有宗教气质。而铃木正三和石田梅岩两位思想家对日本的企业文化和职业伦理观,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。

稻盛和夫 “工作即禅修” 的理念,是对铃木正三 “任何职业皆为佛行”的职分论思想以及石田梅岩石门心学的继承,而石门心学又发源于王阳明心学。如同新教伦理把劳动视为天职,铃木正三、石田梅岩主张通过履行世俗义务来达到其 “明心见性”之佛地。“任何职业皆为佛行”的职业伦理观,让佛教思想在日本成了比儒教更强的世俗生活指导理论。

许多日本人勤勉做事,终身守着一种职业,力争做成行业翘楚,也就是日本人常说的 “一生悬命”。日本人用一种对待宗教信仰般的虔诚与执着,对待着自己的职业。

稻盛和夫将佛教六种基本的修行方法进行了新的注解,使之适用于工作和生活:布施,具备为世人为社会尽力的利他之心;持戒,人很难摆脱“贪、嗔、痴”三毒。

控制这些欲望和烦恼,就是持戒;精进,全力以赴,必须做到“不亚于任何人”的努力;忍辱,不屈服于苦难,任何艰难困苦都不能逃避;禅定,至少每天一次,静下心来,集中精神,直视自我。

不必打坐,也不必冥想,在忙碌之中,腾出片刻工夫,静心养性;般若(智慧),完成上述五项修炼,就可以理解宇宙的“智慧”,接近主宰天地自然的根本规律,即释迦所说的般若(智慧)。

从王阳明心学,到石门心学,再到稻盛心学以及本分平常心,心性修炼都是“去人欲,存天理”,让人心回归天道,格物致知、知行合一的过程,这也是vivo所追求的“本分”的要旨。

04
稳健

京瓷的发展战略和vivo的战略选择也极为相似,两者都把安全、健康放在最高优先级,追求“构建绝对安全的经营基石”。

vivo始终把对急功近利的控制,把安全放在第一位,其创始人团队经常用开车来比喻企业经营,“在直路上也不能跑快,万一前面突现出现一堵墙怎么办?” 稻盛和夫也一直在思考“一旦遭遇萧条该怎么办?”

日本电子产业几大巨头,在进入21世纪之后,呈现集体衰落现象,其背后原因复杂,有电子产业商业模式改变的直接冲击,美、中、韩竞争的外部因素,但其内因是根本。

成功也是失败之母。日本电子产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极度成功之后,一个共同的特点是,每一家巨头都是以集团公司的形式,开始了极速扩张,产线拉长,产品数量庞大,对家电、数码、办公设备进行全面覆盖。

稻盛和夫作为创始人,究竟为京瓷注入了什么样的基因,让京瓷有了与其他日本电子巨头不一样的命运?正是对自我膨胀、对贪婪的克制,京瓷才能历尽劫波,安之若素。

在vivo和京瓷的经营过程中,有两条是完全一致的,一是不向银行借款,二是不多元化。

受父亲影响,稻盛和夫很忌讳向他人借钱,这种“忌讳”使京瓷成为了无贷款企业。从创业以来至2016年,京瓷随时可以使用的现金储备达到8400亿日元,不管遭遇怎样的大萧条,都不会动摇京瓷的根基。

不向银行贷款,是vivo“不为清单”中的一项。vivo没有一分钱银行的有息贷款,这在习惯资本运作的中国市场极为罕见。

“谨慎经营,留存大量现金储备,彻底杜绝资金链风险”,在极度稳健的企业发展战略方面,vivo和京瓷不谋而合。

安全的另一个基石是业务聚焦,不拿企业生命赌明天。

稻盛和夫“保守”的经营理念,经常受到“股东利益最大化”的冲击,但他坚决反对将现金储备,拿去并购企业、购买股票,追求短期利润的最大化。vivo坚持不多元化,从电话机到手机,27年来一直只聚焦于通信终端。vivo也不进入房地产行业,不炒地皮,不通过买股票赚取差价。京瓷和vivo都是长期主义的奉行者。

经济的潮起潮落、经营意外的突发,如自然规律一般,是始终无法避免的,只有未雨绸缪,才是应对寒冬最好的方法。为了企业的长期繁荣,经营者时刻要保持如履薄冰的心境。

曾经的光伏产业,依靠银行的巨额贷款,项目投资动辄上百亿,而2008年金融危机突如其来,光伏巨头江西赛维,无锡尚德被破产清算。无锡尚德创始人施正荣曾是中国首富,如果他能度过2008年的危机,有可能不会错过光伏产业这些年的再度繁荣。而江西赛维创始人、江西首富彭小峰破产之后进入P2P行业,2018年因“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”被批捕。

同样是遭遇突发的危机,新东方却能体面退出教培,转身农产品、直播行业。江西赛维、无锡尚德因激进而衰,新东方因谨慎、稳健,因100亿现金储备而“东山再起”。

05

结语

禅宗在唐代从中国传入日本,明朝的王阳明心学在日本广为流传,经过日本思想家的取舍、创造性改造之后,禅宗和儒家的心学,对日本的社会生活、企业文化、职业伦理形成深度、持久的影响。

稻盛和夫经营哲学与vivo本分平常心,在本质上是相通的。在商业伦理层面将经营的本质回归“天道人心”,把利他作为企业经营的目的,都是儒、释、道精神的精华汲取与现代化改良与发展。

在发展战略上,二者坚持长期主义,以永续经营为目标,追寻“绝对安全的企业发展基础”,始终把安全、健康放在最高优先级;坚持战略聚焦,不赚快钱,不多元化,不盲目扩张。

二者都把企业经营看成是一个人,提出对部分人性本能的克制,以理性直抵经营的本质。

不同的是,稻盛和夫经营哲学有更强的宗教精神,在底层逻辑上,有更完美的自洽。二者都提出对心性的磨炼,稻盛和夫继承日本早期思想家的思想,提出“工作即道场”,理论基础坚实,更符合日本的国民精神。对于如何提升心性,稻盛和夫引入佛学的六种修行方法,并进行新的创造和解读,使之更加适应现代企业经营及工作生活,有更强的指导性和可操作性。

大道至简,在寒风凛冽的今天,对经营之本的反思与回归犹为必要,而京瓷与vivo是两个好的注解。


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?

10

二维码
维宠宠物导航网 电话:153-2012-0258 电话:155-0222-3953 邮箱:594036387@qq.com 地址:天津滨海新区烟台道15号办公楼5-506室

天津维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© 2019 Inc.

 津ICP备19008835号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